莫让租房成为一种“取暖”方式

2018-04-04 09:21:28来源:中国论坛网
字号:
摘要:这里面的身份定位就很值得探讨,他们到底是房屋租赁的服务者、还是临时社区的管理者或者是创业项目的利益相关者?

TIM截图20180404092425.png

据东南网报道,对于近年来在我省福州、厦门等地悄然兴起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不能只是用“租赁市场的细分领域”来进行简单描述,其背后蕴藏的共享经济、社群经济,甚至是房地产资产托管等新经济模式的影子,都标明了互联网思维对于又一个传统产业创新改造的开始。记者走访了多家品牌长租公寓,这些公寓的房间布局注重居住体验,设计突出实用感和现代感,强调适合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厦门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副会长、UONE优望董事长丘运贤透露,目前“90后”年轻群体占租客总量的七八成。长租公寓就是要重新定义一种品质生活的空间及服务,强调轻松有趣,让租房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长租公寓粘着庞大的大学毕业生、都市蓝白领这个刚性消费群体,又叨着互联网+和”双创“的光,还正好赶上了国家加快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首部专门性租赁法规有望出台的好时候,在资本输血意愿强烈和房企改卖为租的原始冲动之下,本来应该说确实具有相当稳健的发展态势和开阔的运作格局。但从有关报道看,可能目前一些长租公寓已经走上了一条不自知、不自持的岔路。

比如,有的以聚集年轻创业者为主体租客的公寓,还有个”三不租“的规矩,45岁以上(心理年龄)的不租、带孩子的不租,不爱交朋友的不租,这真的很经不起推敲,难不成这家公寓专门找了心理分析师和仪器、量表来测算租客的心理年龄?据说其房间和楼梯都是按单身成年人标准设计的,”不适合带小孩的租户“居住,这里是否符合房屋设计建设和消防安全的相关规则,且待相关部门去确证,但这种装置和表达实际上是一种强行排他和自我限定,似乎就假定这个公寓里不会出现老人、小孩这样更符合人间常态的家庭和社会角色,仅仅是纯青年单身群体没日没夜搞创业的地方,这显然是把创业创新、共享生活理解成了”乌托邦“了,也在有意制造年青一代融入常态生活逻辑、承担家庭责任的可能性。类似问题,在其他一些走特色化经营路线的长租公寓也存在。

比如,有的宠物公寓试图把养宠物的租客聚集在一起,有的”女神公寓“虽然没有明说”男的不租“,但看那粉红色调的广告招牌,稍明事理的大老爷们都不会去了,还有的地方筹谋中高达4万套的蓝领公寓,据说要主打集体宿舍路线,林林总总的别致型公寓,俨然成了提供小众群体圈子交流、抱团取暖的一块都市孤岛,所有的打着共享招牌的生活、阅读、健身和娱乐设施,以及”家友会“等类互动机制,与其说是想要打造全新的共享式品质生活的新高度,倒不如说是一个有益设计出的成人童话小剧场,那里的生活,有意抽出和剥离了习以为常的柴米油盐婚丧嫁娶等人间烟火色,整成了翻版的都市青春偶像剧布景,只不过在其中”演出“的创业者、蓝领、白领、科技人才等都没有片酬拿,还要交不菲的房租。

如此境况之下,通过这类长租公寓塑造出的“租房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自我认知,很可能是“假装生活”的一种,她的前景是否会比城中村、都市郊区那些长短皆可租、不限年龄出身、不问你什么领的农民自建房更有生命力,还真要打个问号。最关键的一点是,凡是这类打特色派、倍儿有个性的长租公寓,价格也都十分可观吧?!而那些在显眼处的厨房、小型游乐设施、迷你影院等共享类硬装置之外,才是“密密麻麻间隔排列的个人住房”,似乎也在隐约透露出这里公寓的“公摊面积”和日常消费似乎出奇地可观。

都市栖居者之间的互动与融合,是社会价值共识和人际密度长期自然长成的过程,一些青年社区试图由卖家挑头打造信息、人脉、资源的分享空间和共享场域,这里面的身份定位就很值得探讨,他们到底是房屋租赁的服务者、还是临时社区的管理者或者是创业项目的利益相关者?身份拎不清楚,事儿就不好谈,所谓“家友会”如果是由公寓店长牵头成立、坐在首座、穿针引线,这就如同是小区物业经理牵头组织召开业主大会甚至组建和主持业委会,岂非身份倒错、十分拧巴?

租售同权在公共服务方面的体现依然在路上,经营者们就不要再做这类名为深度运营、靠前服务实则越俎代庖、反客为主的事情了。不管什么职业身份、收入高低,租房者都能够按照基本的市场逻辑和健康理性来选择并且享受当下的租住生活方式,同时从内心深处改变那种“租房都是临时的,买房才是成功的”等类单向的自我折磨型价值观,这是所有各方都要共同努力的方向。某些长租公寓高额盈利、长期盈利的欲望非常强烈,不惜在概念营销、氛围营造和“童话”表演上死钻牛角尖,却一点不接地气不务实际,让人遗憾。(文/张翼)

责编:刘思悦、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